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总裁:敢亲我试试

放手

    [内兄提醒你,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,放心内兄跑不了,收藏它就行了!]

    放手

    钟喻夕忍着手上的剧痛朝着他冷笑:“你打算这样把我疼死?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这也是个好办法。”轩辕夜眼中被嫉妒的怒火焚烧着,烧尽了残存的一丝理智,他手下再一用力,钟喻夕的另一只手腕也脱了臼,她痛哼一声,紧紧咬着下唇,却用异常冷静的目光直视着他,旋即一笑,灿如罂粟,她一向是纯洁的,像是扑面而来的春风,她歪着头思考问题的样子,她做错事受惊的样子,她经常顽皮偷笑的样子,眼前闪过的竟然全是这些,似乎要把这样的她,这样的笑容遮盖住,她不应该这样笑的,笑得绝望,笑得心碎,好像全世界都在她这一笑下嗟悔无及。

    他心中竟然有一丝慌乱,不敢听她接下来想说的话,她脱臼的手还握在他的手里,她的疼痛像游动的鱼一样蔓延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夜……”身后的白恋溹想要拉住他的衣袖,却在沾到一角衣襟的时候听到他一声低斥:“走开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是却不容抗拒,这么久,他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,她掩不住眼中马上就要盈出的泪水。

    一直闷不出声的樊栋此时见了这种情景,冒着被骂一顿的危险,走上来说:“殿下,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上次被钟喻夕误打误撞只是凑巧,那么这次,她就是蓄意的守在这里,而她的目的只能有一个,她想查出恋溹是谁,然后告诉六殿下。

    钟喻夕不能留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轩辕夜眉目残冷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樊栋却突然单膝跪下,右手放在胸前,行了军人最大的礼仪,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:“太子殿下,为了您的千秋伟业,这个女人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“夜,如果让六殿下知道了我的身份,我们就功亏一篑了。”恋溹抹了把眼睛,坚声说道。

    轩辕夜微微闭上眼睛,深吸了口气,再睁开眼的时候,眼中已是一片清明,缓缓说道:“你们先出去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恋溹和樊栋对视了一眼,不敢忤逆他的意思,退着出了大门并伸手关上。

    恋溹回头看了眼,心情复杂,刚才轩辕夜竟然朝她说了狠话,就为这个女人,她问他,是不是在乎钟喻夕,他的回答却和现在他的行为大相径庭,她一直认为他该是爱她的,可是他从来只是在亲热过后附和着她说“我也是。”他从来不曾关心过她的生活,她爱吃什么,喜欢什么颜色,也会像其它女人一样生病,他从来没有问过,难道这样,也算爱吗?

    心底升起一股悲凉,但马上就有一股信念坚定了起来,只要她努力的为他付出,让他得到他想要的江山,最终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一定会是她。

    想到此,刚才还意气满面的女人一下子变得柔情似水起来,她现在要回养心殿,她还有她的事情要做,而至于身后的事,她相信他一定会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随着外面的声音消失,轩辕夜的眸光再次凝聚了起来,扯着她的手带到自己胸前,眼神深邃的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,咬着牙关质问: